重生小说

来自|咪乐|直播 红岭创投近两年来,撤换总裁、副总裁多名,开除分公司总经理及员工多名,同时报请深圳市经侦部门查处多起案件,刑拘内外部犯罪嫌疑人二十多名。

作者:水千澈

文字大小调整:
  研究日记在这里就结束了,后面发生了什么,虽然罗所思没有记录,司凰却多少能猜到。
  难怪罗所思会说李离思忘记了他,他所谓的忘记,就是这段两人独处的时光吧。也难怪罗所思说,李离思是他看着,照顾着和陪伴下长大的人,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
  司凰不由想到毫不犹豫跳入海里,跟李离思一起殉情的痴狂男人。
  也许作为研究人员都会有一点神经质,比正常人更偏执,何况从罗所思的嘴里得知,他也是在造神的各种实验下活下的人,还身兼着双面间谍这样的身份,只怕精神和身体上从未轻松过,李离思就是他人生中最大也是唯一的一片净土。
  司凰沉默的把视屏进度放到底的芯片抽出来,内心的情绪无法用言语陈述,轻微的唏嘘着,这回是她想多了。
  原以为罗所思冒着危险也要带走的芯片,会藏着什么重要的机密,谁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研究日常视频日记,这日记重要记录下来的也是他和李离思的牵绊,没有多少研究信息上的记录。
  不过,对于罗所思本人来说,这就是无比珍贵重要的东西吧。
  他想要给李离思植入的记忆,是否就是这个?如果让李离思知道了自己是个研究产物,这真相对她来说到底是幸运还是残忍?
  司凰想着想着,不禁想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一直追求的真相,是否也是裹着美丽糖纸的毒药?对于她来说,真相未必是幸福,反而会给她带来残忍无情的一刀?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就让司凰自然而然的笑了出声,笑声里透出几分古怪的冷冰和潇洒。
  她怕什么?还有什么好怕的。死亡都经历过的人,在黑暗绝望里打滚过的人,还会怕未知的残酷么。
  ‘无知是一种幸福’这种说法已经不适合她了,司凰多活了一世,比谁都更了解自己,好胜又固执还有追求未知危险所带来的刺激感,会像罂粟一样让人上瘾颤栗。
  当然了,她会自控住,不让自己迷失进去,却不妨碍她放纵自己这样的个性。
  “木小少?”一个试探的声音传来,让情侣间里的两个人都收回各自的思绪,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帘子。
  把情侣间和外面公众区隔绝的门帘被人小心翼翼的掀开一角,露出一个年轻青年的脸,不知道是没想到会一拉开帘子就对上司凰两人的视线,还是被两人的目光吓到。青年愣了愣,才尴尬的开口,“那个,我就想问问,木小少你有什么要帮忙的不?”
  司凰看到青年给自己偷偷使眼色,似乎在说:要不要动手?兄弟人手都在外面呢!
  司凰觉得有点好笑,这人一开始还把自己当肥羊欺负来着,结果被自己教训一顿后就乖了。她本来以为也就只限于乖,没想到对方还有胆子过来给自己撑场子。
  估计在青年看来,这是江湖义气,身在道上混着,打输了没事,没义气那是大大的不行。简单来说,就是中二期。
  司凰对青年露出个微笑,看起来有点羞涩,声音也清软悦耳,让人觉得舒服无害,“没事,我哥人挺好的。”
  挺好的?
  青年眼珠子转到秦梵的身上,下一秒就收回来,立刻投放在司凰的脸上,简直是一秒体验从鬼畜系转到治愈系的感官跳跃。
  自家人肯定夸自家人,这就跟情人眼里出西施一样。青年心里这样想着,木小少打人凶残,可不打人的时候那是真的治愈系代表了。
  “那……你们接着聊,我们在外面开黑玩游戏呢,有什么事喊一声。”青年又给司凰使了个眼色,得到清秀小鲜肉一个柔软眼神的回应,顿时浑身舒爽,仿佛做了一回大英雄。
  飘飘然回到自己公众区和朋友一起上网的青年,显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他所知道的‘木小少’可以一挑他们全部,需要喊他们帮上忙?
  面对这样的中二到让人觉得呆傻萌的山村一根草,秦梵真生不起什么气,更别说吃醋了。
  这呆傻萌明摆着被他家宝贝玩得团团转,要不是凰凰对人家没什么坏心眼,指不定被人卖了还感激的给人数钱。
  “挺好玩的吧?”司凰笑着问秦梵。
  秦梵看她眼里的笑意,就知道司凰是故意逗人玩儿,说明这几个青年讨了司凰的欢心。换做是司凰讨厌的人,别说逗你玩儿了,能不能凑到她眼前露脸都是问题。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