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建印太“小北約”,美用核潛艇武裝澳大利亞
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約翰遜、澳大利亞總理莫奡邧襲G,成立一個結合軍事與外交、名為AUKUS的新三方安全倡議,這被輿論視為美國打造對抗中國的新聯盟。同事,澳大利亞將獲得核潛艇技術,使其有能力在印太地區實施核潛艇巡航。白宮表示,這是將美國的歐洲盟友轉向印太合作的第一步。

  美英澳三國首腦舉行視頻會議,併發表聯合聲明,宣佈三國組建一個名為AUKUS(澳英美三國英文前兩個字母的縮寫)的安全聯盟。“美國之音”稱,新的安全架構包括了軍事、外交,深化資訊技術共用,推動安全和防務科技、產業基地、供應鏈深度融合。這個新聯盟的第一個倡議,是在18個月內動員英美澳三國技術與海軍等團隊,支援澳大利亞取得核潛艇能力。

  拜登當天在白宮開完三方視頻會議後發表講話稱:“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長期以來一直是忠誠和有能力的夥伴,今天我們更加親密。我們又邁出了歷史性的一步,以深化和正式確立我們三國之間的合作,因為我們都認識到確保印太地區長期和平與穩定的緊迫性。”

  約翰遜在倫敦發表講話稱,三國是“天然盟友”,儘管“可能在地理上分離”,但利益和價值觀相同。莫奡邧h稱:“我們現在必須把我們的夥伴關係提升到一個新的水準。”不過對於澳大利亞獲取核潛艇一事,他辯解稱,澳並不尋求擁有核武器。

  為了彰顯這一聯盟的重要性,白宮還舉行了背景簡報會。一位不具名的資深官員表示,美英澳三方安全夥伴架構,彰顯了拜登政府“建立堅強夥伴關係,以維護整個印太地區和平穩定的決心”,同時也是將美國在歐洲盟友轉向與印太盟友合作的第一步。該官員稱,美國在亞洲的傳統盟友包括日本、南韓、泰國、菲律賓等,同時加上新盟友如印度、印度尼西亞跟越南等,還有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現在再加上這個新的三方安全聯盟,將形成更寬廣的戰略,“應對21世紀最大的挑戰”。儘管該官員未明說最大挑戰是什麼,但“美國之音”稱,拜登曾經多次強調,中國就是21世紀最大的挑戰。

  “雖然三國領導人在發言中都沒有提到中國,但新同盟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遏制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和軍事影響力。”《華盛頓郵報》稱,拜登對中國有兩副面孔:儘管拜登上周剛與中國領導人進行了電話交談,聲稱兩國沒有理由由於競爭而陷入衝突,但本週他卻發起成立了對抗中國的新軍事聯盟。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這是拜登努力打造國際聯盟以對抗中國的重要一步。這為拜登今年秋季的一系列外交活動拉開序幕,拜登已將對抗中國作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內容,並表示希望盟友能廣泛參與進來。

  對此,中國專家表示,這是美國在構建印太版北約過程中採取的又一關鍵步驟。美國一直企圖在亞太搞一個類似北約的多邊聯盟架構,現在的這個三方聯盟是前站。在美國安全觀念堙A美英澳同屬盎格魯撒克遜文化,都是白人主導的講英語的國家,三方聯盟是美國在亞太最核心圈子;稍週邊一點的是美韓、美日等諸多雙邊聯盟;美日印澳四方機制則是更週邊一些的機制,印度還算不上美國正式盟國。美國正試圖將這些不同的組合打造成其主導下的一個相互關聯、相互支撐的完整聯盟體系。

美用核潛艇武裝澳大利亞,捅法國一刀

    美國要給澳大利亞核潛艇技術,盟友法國很受傷。“這確實是在(我們)背後捅刀子。” 美英澳三國宣佈將組建一個新的印太夥伴關係,其中包括幫助澳大利亞獲得核動力潛艇,而一項澳大利亞2016年與法國簽署的潛艇合同則因此告吹。不僅不滿美國排擠自己這個盟友,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在接受法媒採訪時也表達了憤怒,稱法國與澳大利亞建立了信任關係,而現在這種信任已遭到背叛。

  “我今天非常憤怒,也感到憤憤不平……這不是盟友之間應該做的事。” 勒德里昂說,“這一決定來得十分突然,是單方面也是不可預見的,在很大程度上讓人想起特朗普,這是他會幹得事情。”

  澳媒《雪梨先驅晨報》在評論此事時說,法國人對美英澳三國之間這一令人驚訝的新國防協議“感到憤怒”不過是輕描淡寫的說法。“一夜之間,在法國眼堙A澳大利亞已經從朋友和盟友變成了一個不可信任的國家”。

  法方聲明表示,美國的決定迫使法國放棄與澳大利亞簽署的潛艇採購協議,“在我們在印度-太平洋地區面臨前所未有挑戰之際,美國選擇將法國這樣的歐洲盟友與夥伴從其與澳大利亞的結構性夥伴關係中排擠出去……法國只能接受並且表示遺憾。”路透社還稱,法國外長和防長在聲明中還表示,澳大利亞違背合同的決定背棄了兩國的合作精神。

  《雪梨先驅晨報》說,法國總統馬克龍投入鉅額政治資本,把潛艇合同變為更持久的東西。2018年,他站在雪梨花園島軍港的一艘軍艦上,承諾將開啟法國介入印平地區的新時代——這是聯盟多年來一直想要的,並受到了熱烈歡迎。

  2021年6月,在中澳關係處於緊張狀態時,馬克龍還支援澳大利亞與中國“作鬥爭”。當時,他站在愛麗舍宮庭院堛熔穱奡豸@旁,表示法國致力於“捍衛印太地區的平衡”,並強調“我們認為我們與澳大利亞的夥伴關係是印太地區的核心戰略”。

  而馬克龍不知道的是,四天前,莫奡辿b英國七國集團峰會上與美國總統拜登和英國首相鮑奡窗P約翰遜會晤,討論了一項秘密計劃——放棄法國潛艇並使用英美技術支撐的核動力艦隊進行替換。澳大利亞總理在上述愛麗舍宮的會議上以及之後的幾天告訴馬克龍,澳大利亞正在考慮自己的選擇,但他沒有告知馬克龍有關美英正在秘密制定的計劃。

  “說到打臉,沒有比這更嚴重的了” 《雪梨先驅晨報》說。

美法“印太戰略”在澳大利亞撞車

  英澳被更緊地捆綁在美國的“印太戰車”上,既是三方在“五眼聯盟”框架內合作的延伸,也是美國企圖在軍事領域銳化其“印太戰略”的體現。美英是“五眼聯盟”內軍事實力最強、對“印太”野望最多的成員,澳大利亞則是其中最有條件承載美英戰略、成為挺進“印太”橋頭堡的國家,美英自然少不了在它身上押寶。

  但披著“軍事技術分享”外衣的三方“安全夥伴關係”並無半點“新意”。作為合作的第一步,美國提出要將其核潛艇製造技術“分享”給澳大利亞,這不過是先送後賣的軍火行銷伎倆。如果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美澳之間的這筆交易似乎也說得過去,但這卻動了法國軍火商的奶酪。

    在與美國做交易之前,澳大利亞原計劃從法國訂購12艘常規潛艇,預算高達900億澳元(660億美元),據說還是澳方歷史上最大的一筆軍購訂單。現在美國不僅“免費提供”技術而且還是更高級的核潛艇,澳大利亞自然樂見其成,斷然中止了和法方的交易。這種被盟友半道“截胡”和出賣的不地道勾當,自然引起了法國方面的憤慨。法國外長和防長雙雙向媒體表態,認為美澳此舉的嚴重性足以“破壞盟友間的政治互信”。

  如果算算美歐近年來的軍火銷售賬,就大致能明白法國憤怒的部分緣由。到2020年,美國12家軍火商的銷售額佔世界前25名銷售總額的61%,穩居世界第一。儘管西歐國家只有6家廠商位列前25大軍火企業,只佔銷售總額的18%,但法國軍火銷售的上升勢頭很猛,其中達索航空集團靠向印度出售陣風-M戰鬥機一項,就以年銷售額增長105%的成績名列2019年年銷售額增幅頭名。

    嘗到了甜頭的法國軍工企業自然希望錦上添花,如果再一舉拿下澳大利亞的潛艇訂單,法國就能在全球軍火銷售中站穩一席之地。法國政府也為此不遺餘力地推進“印太戰略”,總統馬克龍前不久還在法澳領導人會談中迎合澳方“訴求”,不僅有為本國軍火商“帶貨”的考慮,也有通過軍事合作在未來“印太”安全格局中紮下根來的目的。但美澳之間的一紙交易讓法國政府和軍火商的期待雙雙落空。

  如果僅僅是生意上的損失,法國也許就此吃個啞巴虧咽下這口氣了,但令法國憤怒的另一半原因是美國對待盟友的“口惠而實相反”,口頭上“重視並尊重盟友”暗地堳o搶生意、挖椓},這讓還沒有從被美國在阿富汗撤軍行動中“出賣”的憤懣情緒中恢復過來的法國和歐洲,傷口上又被撒上了鹽,不得不再次質疑美國所謂“回歸多邊主義”、“重振盟友體系”政策宣示的誠意。法國政府為此再次強調自力更生建設“戰略自主”的必要性,法國輿論也群情激昂,甚至匯同德國民意一道,將美英澳“一網打盡”,把雙方矛盾追溯到了盎格魯—撒克遜人與歐洲大陸的歷史恩怨上。

  在域外勢力紛紛出臺“戰略”、“劍指印太”的當下,美英攪黃法國在澳大利亞的軍火生意,不過是暴露出了各方在“維護安全”、“促進穩定”等“高尚目標”下各謀其利、夾帶私貨的本質。只有先利用所謂“安全威脅”來攪渾印度洋太平洋的水,才能創造出渾水摸魚的條件,才能為各自的軍火商打開巨大的市場和商機。美英法在澳大利亞的政治-安全-商業操作已經在日本、印度和南韓等地區國家有了佈局,可以想見各方“印太戰略”相互撞車的場景還將陸續上演。

  澳大利亞的鄰國及“五眼聯盟”之一的紐西蘭也表明瞭不同的立場。紐西蘭總理阿德恩表示,AUKUS未曾徵求過紐西蘭的意見。她稱,紐西蘭奉行無核政策,將不會解除長達數十年的禁止核船隻進入其水域的禁令。英國《每日郵報》稱,事實上,“五眼聯盟”中的紐西蘭和加拿大都未加入AUKUS,因此這幾乎肯定會降低這一聯盟的重要性,並且令五國產生隔閡。

  而加總理特魯多拒絕對AUKUS一事發表評論。加拿大《環球郵報》稱,美國曾多次警告,將停止與對中國不夠強硬的國家分享情報。目前尚不清楚AUKUS是否會純粹作為澳大利亞獲取軍事資源的工具,或者該協議會取代“五眼聯盟”的一些工作。長期以來,加拿大的態度一直是,“我們將專注于與中國的經濟關係,與美國的安全關係不受影響”,“加拿大現在必須在經濟利益和安全利益之間做出選擇”。

  專家認為,美國最終能否成功打造印太版北約,還有很多挑戰。一方面不少盟友和夥伴對美國的可信度產生懷疑。另一方面,西方內部也有較大的戰略層面分歧,比如法德希望恢復歐洲戰略自主,不想做美國附庸。他強調,對於西方內部的裂痕和紛爭,我們不能低估,也千萬不要高估。

  事實上,就連澳民眾也對美英澳聯盟表示質疑。拜登在發表講話時忘了莫奡邞漲W字,用“南半球的那個傢夥”代替。有澳網民稱,澳只有當美國棋子時才會被記起。

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

    中國常駐維也納聯合國代表王群大使在國際原子能機構9月理事會上發言,就美國、英國宣佈協助澳大利亞發展核動力潛艇項目一事初步表明中方的嚴正立場,指出美、英此舉是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

  王群表示,防止核武器和核技術擴散,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的宗旨,也是締約國履約應盡的核心義務。美、英作為上述條約的締約方和核武器國家,公然幫助澳大利亞這一無核武器國家建造核動力潛艇,顯然會造成核材料和核技術的擴散。這不僅有悖NPT的宗旨和核心義務,而且有損以NPT為核心的國際核不擴散機制及努力。中國堅定維護國際核不擴散機制,嚴重關切這一事態發展。同時,國際原子能機構作為履行NPT核不擴散和保障監督義務的國際組織,也有責任有義務對美、英、澳有悖NPT義務的行徑公開表明其嚴正立場。

  王群強調,美、英作為核武器國家,對澳大利亞這樣的無核武器國家發展軍用核技術公然扶持,這是赤裸裸的核擴散行為。這種核擴散行為對於北韓半島核問題和伊朗核問題等熱點問題的解決將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當前,機構理事會和大會正在討論朝核、伊核問題,各成員國和包括國際原子能機構在內的相關國際組織必須就美、英、澳合作發展核潛艇一事表明嚴正態度,以促進所有國家切實全面有效遵守國際核不擴散義務。

  王群指出,美、英向澳大利亞出口高度敏感的核潛艇技術,再次證明他們在核出口問題上採取的是“雙重標準”,並將此作為地緣政治博弈的工具。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行徑。同時,澳大利亞作為NPT的無核武器締約國和《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的締約國,引進具有戰略軍事價值的核潛艇技術,包括周邊國家在內的國際社會對此有理由質疑澳方恪守核不擴散承諾的誠意。美、英、澳的這一行徑嚴重破壞地區和平穩定,加劇軍備競賽,危害國際和平與安全。

  王群最後強調,中方將密切關注事態發展,保留進一步做出反應的權利。我們也呼籲國際社會共同行動起來、制止這種危險行徑。

  CNN報道稱,美國幫助澳大利亞獲得核潛艇,即使在盟友之間也是極為罕見的。此前美國只和英國進行過相關合作。報道引述美國官員的話稱:“這項技術絕對敏感。坦率地說,這在許多方面都是我們政策的一個例外。”但美國官員也稱,這種努力是必要的,它可以向亞洲國家發出資訊,讓他們放心。

  軍事專家分析稱,核(動力)潛艇即使像美澳所說的不配備核武器,本身也是戰略攻擊能力的重要體現,由於巡航時間長,它能跑到很遠的地方,而且深度非常深,在大洋堳傶瓥Q發現。這說明澳大利亞野心很大,它很想在印太事務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澳大利亞將開創一個非常具有破壞性的先例。這將對核不擴散制度造成非常重大的損害,對澳的損害也將超過其獲得核潛艇所帶來的國防利益。

  美英幫澳大利亞獲得核潛艇巡航能力,等於是讓所有國家獲得核潛艇合法化,也讓國際出口核潛艇技術徹底合法化。由於美國攪動大國競爭,必然會延伸出越來越多的地區緊張,擁有核潛艇將成為普遍的誘惑,世界需要做好準備迎接“核潛艇熱”的到來。

  華盛頓為拉盟友共同對付中國正在失去理性,製造一些超出其控制力的對立和破壞。它只顧向中國發難,卻不認真評估自己被反噬的可能性。美國和盟國正在把世界攪亂,連核不擴散這條底線他們都要去碰。那麼一個有趣的問題是:究竟是中國承受世界混亂的能力強,還是他們承受那些混亂的能力更強呢?

澳美同盟70年,澳大利亞有何得失?

  澳美同盟是澳大利亞參與的第一個不是由英國主導的軍事同盟。1931年獲得英聯邦內獨立國家地位後,澳大利亞仍與英國在軍事、外交等方面全面合作,二戰期間,也和英國並肩對德國、日本等國作戰。澳美之間的軍事合作也開始於二戰,麥克阿瑟率領的美國駐菲律賓陸軍被日本擊潰後撤到澳大利亞,澳大利亞也成為美國在太平洋地區反攻的基地。澳大利亞為美軍提供大量軍需物資,並配合美國完成了對日本的反攻。共同作戰讓美國看到澳大利亞有著很強的經濟和軍事實力,能夠幫助自己掌控太平洋、印度洋的主導權,故而在二戰結束後不久就與澳大利亞締結了軍事同盟。

  澳大利亞原本將英國視為安全保障,但英國在戰後國力衰退,軍事力量退出亞太地區,澳大利亞只能另尋靠山。冷戰期間,美蘇兩強爭奪霸權導致國際局勢長期緊張,各國要麼奉行不結盟政策,要麼投靠超級大國以保障安全。澳大利亞與美國同處亞太,又曾長期並肩作戰,澳大利亞自然全面倒向了美國。

    作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重要盟友,澳大利亞在美國歷次海外作戰中都全力配合。澳大利亞軍隊是越南戰爭中作戰表現最出色、為美軍提供幫助最多的盟軍之一,澳大利亞也由此獲得了美國重視,在美國主導的亞太同盟體系中的地位得到進一步提升。但澳大利亞也在越戰中付出慘重代價,傷亡超3000人,又遲遲看不到和平希望,導致澳大利亞社會出現強烈反戰情緒,1970年爆發了20萬人參加的反戰遊行。

  在與美國結盟後,澳大利亞獲得了美國的軍事支援,並通過配合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軍事行動加速了自身軍事影響的拓展。與美國保持密切的軍事關係,還有助於澳大利亞加強與美國經濟等領域的合作。但澳美同盟帶給澳大利亞的並不只有好處,除配合美國作戰造成傷亡和經濟損失外,澳大利亞在外交方面經常因同盟關係的存在而受到牽制。

  與北約、日美同盟等同盟關係類似,澳美同盟也是不對等的,美國佔據主導地位,這就讓澳大利亞外交經常陷入被動,又很難擺脫美國影響。在同盟結成之初,澳美之間就曾出現矛盾,澳大利亞是南太平洋地區最大國家,自然想成為地區事務主導者,而美國認為自己是亞太軍事同盟的“老大”,即便是澳大利亞家門口的南太平洋地區也要由美國說了算。

  軍事同盟將澳大利亞綁定在了美國的亞太同盟體系中,也讓澳大利亞外交失去了靈活性。由於軍事和外交政策與美國綁定,澳大利亞只能追隨美國推行“亞太再平衡”和“印太戰略”,導致原本穩定的亞太地區出現陣營對立的危險,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也受到影響。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美國、英國與澳大利亞開展核潛艇合作,嚴重破壞地區和平穩定,加劇軍備競賽,損害國際核不擴散努力。美、英向澳大利亞出口高度敏感的核潛艇技術,再次證明他們將核出口作為地緣政治博弈的工具,採取“雙重標準”,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行徑。澳大利亞作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無核武器締約國和《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的締約國,引進具有戰略軍事價值的核潛艇技術,包括周邊國家在內的國際社會有理由質疑澳方恪守核不擴散承諾的誠意。中方將密切關注相關事態發展。

  趙立堅說,中方一貫認為,任何地區機制都應順應和平與發展的時代潮流,有助於增進地區國家間互信與合作,不應針對第三方或損害第三方利益。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小集團”違背時代潮流,與地區國家的願望背道而馳,不得人心,也沒有出路。有關國家應摒棄陳舊的冷戰零和思維和狹隘的地緣政治觀念,尊重地區國家民心,多做有利於地區和平穩定發展的事,否則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來源:環球網、中新網、新華社、央視新聞客戶端等綜合 

啃僅